章朗:千年茶香万古佛缘里的灵魂寄放


  浩瀚的云海漫过山巅,还在一个劲往上攀爬,以致更接近天空一些,也就更接近十万只飞鸟干净的鸣啼。在彩农茶掌门人岩文带领下,我们走进了秘境章朗,第一次踏进章朗的我们,像是误打误撞进入了仙境的凡俗之人,云雾在头顶、在身边袅绕着,随手抓一把空气都是湿湿的,凉凉的,头顶着原始森林,参天如盖。雨露会沿着树叶滑落下来,落在身上、脸上,沁透心魂的是一种静谧到深处的惮意。牧牛的人,顶着斗笠,披着塑料布简单制成的雨衣,漫不经心、不慌不忙地尾随着牛群经过我们身旁。或许在章朗,时间在牧牛人和牛的身上都是无意义的,他们自会在深沉的寂静里不紧不慢、有条不紊地完成一生所有的仪式。
  云雾笼罩着山巅,茶树的绿显得越发干净的。我想,那必应该是上帝亲手种植在人间的茶树吧。章朗彩农茶生产基地,大片茶园在云雾袅绕下,尽情地汲取着天地的精华,恣意地勃发着。
 
  章朗原为傣语,章,意为大象;朗,为冻僵之意。章朗直译即为:大象冻僵的地方。有关章朗的传说有多种版本。其中一个,据传说,1400多年前,佛祖释迦牟尼的弟子玛哈烘乘着白象世界各地传经,后经缅甸进入云南南部,途经此处时,迅猛的大雨、冰雹从天而下,天空顿时黑云滚滚,及大雨和冰雹消歇之时,已至夜半,只得留宿于此处寺中。次日,白象被冻僵,不能动弹,玛哈烘便将此处赐名为“章朗”。
  在不同版本里,故事的演绎方式各有不同,但章朗作为一处佛缘圣地的定论,几无争议。
 
  在章朗,人们笃信着南传上座部佛教,于是一个人一生的信仰可以简单到只是一棵树、一块石头。章朗村的白象寺外,人们在大树脚下简单筑起“神殿”,供人祭拜。旁边的石碑上记着“章朗青年建成”,笔迹拙朴、单纯,全无刻意而为之的感觉。
  辉煌的大佛寺则高高在上。这座现存主要建筑建于清嘉庆16年的佛寺,由大殿、僧房、藏经阁、佛塔、山门等组成。村里的男孩子们,十岁左右都要进寺做和尚,少则一、二年,多则五、六年。如此,才能长成一个完整的、受人尊敬的男人。
  《临安府志》有这样的记载:车里(西双版纳)诸国,寺塔极多,一村一寺,一寺一塔,村以万计,塔亦万计。村落分布于佛寺周围,村中其它建筑均不得高于佛寺。在章朗村,人们严格遵守着这样的传统。佛寺就在头顶,任何人不得僭越。
  在大佛寺下,人们在习惯中抱着手等待雨停。村中民房为典型的干栏式建筑,几块木板就可以简单的与外部世界隔断,自成一家,有没有门都是无关紧要的,因为很多时候门都是虚设,无人来敲,亦无需去叨扰别人。
 
  在章朗,时间常常是静止的。人们在单调的日升日落里,重复经年着不变的生活节奏,与山河、茂林、云海对相,满足且自在着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过去,但在这里我们不属于未来。
  在章朗,我们不妨坐下来,喝杯彩农匠心制作的茶吧。
 
  在千年茶香万古佛缘里,接近生命最初的召唤。
责编:米渣
大发快三app-大发快3官网品牌推荐